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潜龙

第二百六十三章 潜龙

        虽然从进炼器室开始,拉薇尔一句都没有提过王重和普米修斯上生死擂的事儿,可作为火魔族年轻代的领袖人物,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事儿?之所以加班加点的赶在生死战前夕将魂钢孕养出来,拉薇尔师姐显然是想要帮自己的。

        这不止是要让自己收复魂钢、收复这件四品法器,也是拉薇尔师姐对自己的一次考验。别说什么四品法器已经远远超出虚丹所能掌控的范畴,王重要上生死擂去面对普米修斯,那又是一个正常虚丹该做、能做的事儿吗?

        靠蛮力收复四品法器的考验显然有点不太合理,对虚丹来说要求太过苛刻,可那又怎么样?要知道,收复魂钢靠的是灵魂强度和意志,而普米修斯,在老王之前所了解的资料中,最强的便是他所修炼的火魔族噬魂大法,那便是针对灵魂强度意识的可怕攻击!如果王重连这点小小的难关都过不去,连一块刚刚诞生灵智的魂钢意识都无法降服,那又如何站到生死擂上去面对更加恐怖强大的敌人?

        原本拉薇尔不用如此的,如果她的目的只是为了将这四品法器锻造出来,完成对她自身的试炼,那现在她大可不必冒险让王重来尝试难度的挑战,这可是有很大失败的可能,而一旦失败,拉薇尔之前对这件法器的所有付出可就全都白费了。但她还是这样做了,那看似冷淡的外表下,隐藏着的却是一颗火热的心。

        想要靠蛮力强行征服一件四品法器的器灵,这对虚丹来说本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别说虚丹了,就算实丹也不可能!真正的四品法器,私人匹配的几乎已经到了地界的极致,只有懂的人才清楚,能够全力发挥并给与支持的法器才是有用的,过犹不及。

        拉薇尔显得给外的冷静,不得不说作为天门内的顶尖高手,能让她起波澜的事儿并不多了,王重的表现不错,在她看来,八级文明中这样的人都很罕见。

        老王控制的很快,急促的呼吸渐渐放平,原本还带着些许质疑的目光渐渐收拢了,变得凝练且纯粹,不再有任何对自我的怀疑,而是将那些原本散乱的意识高强度的集中了起来,一丝一毫都不浪费。

        老王深吸口气,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隐藏的时候,信任有的时候必须付出,而且必须做出选择。

        啪!

        巨大的能量双翅在他身后猛然展开,整个炼器室中都充斥着狂暴的灵力,可是还不够。

        意念在脑海中凝聚,龙息在灵魂内成型,一丝龙气悄无声息的融入了神化细胞中,被抽取、被凝练、被复制,最后汇入灵力中,一丝丝金色的‘秘纹’在能量翅膀上显现……

        轰!

        尽管仅仅只是隐藏龙息状态的百分之八十威力,可质的变化却是在刹那间打破拉锯的平衡,急剧的增压来得太突如其来,瞬间就叩开了魂钢意识正在不断抵抗的大门。

        灵力在刹那间疯涌而入,整块魂钢的表面那原本的银白色,此时竟然透出了丝丝金芒,密布那魂钢表面。

        旁边的拉薇尔也终于有点动容,说真的,即便一切顺利,她丝毫不觉得王重是普米修斯的对手,她是有替王重设想过各种各样的征服过程,比如生死的煎熬、漫长的坚持,用他的韧性去和魂钢意识进行拉锯,慢慢的磨等等,可却绝对没有想到王重竟然拥有瞬间强行压服的能力。单纯只是长出双翅的真身,拉薇尔也没有见过,但她却能感受到这真身上所透露出来的强大气息,以及那高贵的生命层次,竟然能连自己都隐隐感觉到一丝敬畏!

        这是王重的底牌?是他敢和普米修斯上生死擂的依仗?

        如果是这样,这次的生死战,恐怕就不会出现想象中那么一面倒的局面,那就会有趣很多。

        强势的征服和插入似乎将魂钢那抵抗的意识在瞬间给彻底摧毁掉,被冲击得直接就‘懵’了,让王重毫无阻碍的将自己的灵力、气息乃至生命印记都死死的刻在了魂钢意识的最深处。

        哗……

        当完成这一切,老王感觉到自己猛然间就和这块有着独特意识的魂钢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那丝魂钢的意识在自己的感知中变得颤抖和畏服,同时又对自己这个‘主人’产生着无比的好奇。

        “滴血,往复刚才的步骤和过程三次。”拉薇尔总算是从刚才那一瞬间的震撼中及时回过神来,及时提醒。

        老王赶紧照办。

        滴血、灵力灌注,这就好像肉和皮鞭。就好像是在调教一只野兽,给它鲜血是给它一块肉,随即再灌注魂力,就仿佛是驯兽师在用鞭子教导野兽规矩、教导野兽服从。老王能感觉到魂钢意识中一些原本锋利的棱角和个性,在这种鞭子和糖间不断反复的过程中被逐渐削平,变得温顺并且慢慢开始亲近自己。

        如此往复三次,魂钢意识出现了一次质变,拉薇尔将魂钢直接推入了熔炉中,铸剑开始了。

        炼器技术层面上的东西,老王就只需要旁观了,进炉融化、融汁定型、百炼锻造等等,每一步看似粗糙简单,却是各自暗藏玄奥,平凡中透着不凡,哪怕只是随意的一挥锤,都展示着拉薇尔超凡的炼器技巧,清脆的锤声在炼器室中不断的回荡着。

        圆滚滚的魂钢逐渐被铸造为了剑的形状,滴血和灵力灌注的过程参杂其中,拉薇尔一边又在开始里三层外三层的往剑体中镌刻符文,一个个古老的符文符号隐没入剑体,就像是一个个马蹄上的钉掌,不但加以坚固、加以各种辅助功能,也是一种内外形态的固定。

        稚嫩的器灵在飞速的成长中,外形也越来越往设计中的剑体靠拢,直到最后一截早已打磨好的桑木之枝作为剑柄被牢牢固定在了剑体上,并通过一个内置的符文与整柄法剑融合时。

        嘤嘤嘤~~

        一道愉悦的剑鸣声颤动,王重分明能看到有一股宝光从剑体上冲天而起,炙烈夺目的光芒瞬间闪耀在整个炼器室中,犹如一颗金色的太阳,晃人眼目,经久不散!

        根本不需要单独的认主或是激活,量身打造的私人法器和之前老王使用过的任何法器都完全不同,没有那多余的认主步骤,也根本就没有认主的设置,这种私人量身定制的法器只能拥有一个主人,主人死,法器灭!

        此时老王只是随意的将剑拿在手里,直接就有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仿佛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所谓的人剑合一,在这种私人定制的法器面前根本就没有意义,人家甚至都不需要任何练习或领悟,只需要一剑在手,哪怕就是个剑道白痴,也是自然而然的就已经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

        王重惊喜而又兴奋的打量着。

        原本应该沉重无比的法剑,此时在手中却完全就感觉不到任何的重量,但却又不同于那种‘过轻’的没有质感,而是直接成为手臂的延伸,这是一种完美的感觉,显然这一切并不能表达它的真正威力。

        “起个名字吧,你的法器。”拉薇尔的眼中有着深深的倦意,但也难掩那丝欣慰喜悦之色,不止是帮助了王重,铸就这四品法器成功,这样的试炼本身对她自己也是种极大的升华,拉薇尔深知已经隐隐感知到自己已经困惑了许久的锻造瓶颈,在刚才剑成的那一瞬间出现了巨大的松动,上升的空间出现,只需稍加巩固,自己只怕很快就突破到炼器宗师的境界。

        老王也是兴奋,无数的剑名此时在他的脑海中一一闪过,最终的目光却仍旧还是停留在剑体的精光,以及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内蕴在剑体深处的那丝龙族的气息。

        “潜龙。”老王脱口而出,拿着这柄法剑真是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

        “好名字。”拉薇尔微微一笑:“简单直接,寓意深远,希望它能一直伴随你到真正潜龙冲天那一刻。”

        “拉薇尔师姐。”老王有些动容,拉薇尔身为一个火魔族,和自己又认识在先,帮助自己也在先,可自己却通过天贝族的途径进入天尊班,成为了所谓的天贝族派系。真要细究起来,自己是有点对不起拉薇尔的,因为是自己的行为将双方的身份推到了一个完全的对立面。可拉薇尔非但对此毫不在意,甚至还选择继续帮助自己,哪怕是在自己和火魔族矛盾激化的这个风口浪尖上。

        很显然,拉薇尔师姐的目光层次并不在地界的这些派系斗争上,老王还不至于天真的认为像拉薇尔这样超凡脱俗的人物会因为一点点私交就和自己的族**恶,没有任何原则。但哪怕她再不怎么在意地界的权利斗争,身为一个火魔族却选择了和火魔族相对的立场,这毫无疑问是有和自己交情的情分在里面,这样的恩情太大,自己只怕是很难还得清了。

        拉薇尔似乎看出了王重眼神中复杂的情绪和感激之意,微微一笑,“你是个成熟的人,我想你应该明白,在神域,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到了拉薇尔这样的力量层级,她看待问题的高度是不一样的,而且并不会受其他人左右,当然由于性格问题,她也懒得管别人怎么想,更没兴趣就教育别人。

        “当然,那前提得是你能在两天后活下来才行。普米修斯被誉为我火魔族新一代的领袖,若以实丹境论,无敌是笑话,但顶尖是肯定的,历练经历也十分丰富,绝不是你之前遇到的那些修武堂小猫小狗可比……希望你能在普米修斯的手中活下来,潜龙剑才刚刚出世,否则若是立刻蒙尘,那可真是白费了我一番心血。”

        “拉薇尔师姐。”王重深吸口气,深深一躬:“谢谢……”

        拉薇尔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并没有再做出任何回应,只是当王重转身时,明显能看到师姐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微微上翘的弧线。

        活下来……即便是亲眼见证了自己收复四品器灵,甚至知道自己手握无比契合的四品神剑,可拉薇尔对这一战的评价依旧只是希望王重能在普米修斯的手中活下来……

        这话要是别人说的也就罢了,可拉薇尔在老王心里的受重视程度还是相当够分量的,即便是自信如老王,也是不禁心中一凛。

        外界现在都在疯传热议着王重在生死擂上活下来的可能,毫无疑问只有一个,那就是能支撑足够的时间,甚至要达到足以累坏普米修斯的程度。如果一个虚丹能做到那样的程度,那就绝对超出了所有人对王重原本的预期和判断太多,到时候无论天贝族也好、天门内阁也好,应该不会继续袖手旁观下去。说不定会出手阻止,至不济,也应该会在最后关头保王重一命。

        拉薇尔指的活下来,显然就是指的这种。

        其实何止是拉薇尔,整个天门上上下下,乃至天贝族、天门内阁等诸多眼光毒辣的高人,能设想到的唯一变数可能,也就只能到这程度了……

        潜龙剑已经被收到了碎片世界中,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居然给老王一种和命运石遥相呼应的感觉。当然,这恐怕也只能是种单方面的呼应了,至少命运石对此毫无反应,纯粹只是潜龙剑在一厢情愿,想要向命运石靠拢。不过神奇的是,碎片世界中的灵气对潜龙剑居然也有着一定的滋养作用,说不上提升品级之类,但却有源源不断的灵力在被潜龙剑所吸收、储存。

        他完全能感受到潜龙剑在汲取灵力过程中的欢愉,老王的心情也是突然就畅快了起来,那种人剑一心的感觉相当的另类也相当的独特,仿佛可以仗之横行天下,给予自己底气和信心,让他谁都不惧。

        头顶阳光明媚,暖风微拂,在这有着恒定恒星熔炉的造物星环旁,本就四季如夏。

        只是活下来吗?普米修斯就那么不可战胜?人们只了解到普米修斯的强大,却没人知道自己的底牌。

        成则潜龙升天,败则烂虫腐朽。

        老王仰头感受着暖暖的热风和头顶的阳光,之前所有的压力仿佛都在剑成的那一刻烟消云散,心中有的只剩无尽的豪情和汹涌内蕴的战意。

        那就来吧!使尽浑身解数,我倒要瞧瞧,那所谓不可逾越的鸿沟,到底是否真能阻止我王重的步伐!

        ………………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蘑菇屋中没有人来打扰,就连乔纳斯也没有回来,似乎终于还是屈从了幻族的那些长辈们,至少在表面上保持了和王重之间的距离。

        老王对此十分理解,乔纳斯这家伙原本就是个十分胆小的人,怕他爹更是怕的犹如老鼠见猫,别说来自族群的强制命令,就算是他家老头子稍微瞪个眼,乔纳斯这家伙都能瞬间全身僵直的。能在这事儿上纠结了好几天,而且还给王重送来有关普米修斯的各种资料,这已经是很出乎老王的意料之外了。

        两天时间老王都呆在蘑菇屋,意识都沉浸在碎片世界中。

        剑一、剑二、剑三,三式剑招在脑海中已经演练过了无数遍,和在圣城或是米索布达比那种边缘世界时施展的三式剑法有所不同,灵压包括环境法则的变化,对这三招的施展要求变得更高,威力和表现形态也有所蜕变,当然,也仅仅只是温习熟悉一下而已。

        此外除了继续巩固一下龙气的隐藏手段之外,就是对潜龙剑的熟悉和掌控,并没有去做什么多余的修行,甚至连每天必练的吞天法都给暂停了。两天的灵力积累并不能产生什么质变,他更需要的是要保持现在的状态,对自身要做到更彻底的了如指掌,体内灵力不需要多出一丝、但也一丝灵力不能少。

        最熟悉的状态就是最巅峰的状态,临时抱佛脚那种事儿基本都属于是天方夜谭,是无知者的想象而已。

        他的肉身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盘坐在蘑菇屋的床上,意识则是盘亘在碎片世界的空中,闭目凝思,静静沉淀,将自己的所有兴奋和战意统统都压制到了灵魂的最深处,等待着最激烈的爆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闭目了两天的双眼突然在某一个时间缓缓睁开,没有沉淀后的万丈金芒涌出,有的只是一股无比幽静的深邃,脸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期待和笑意。

        时间到了。

        老王的意识从碎片世界中悄无声息的退了出来,下一秒,盘坐在床上的身影微微一颤,直接就失去了踪迹。

        ……修武堂,金·生死擂。

        前缀的‘金’字代表着这生死擂台的级别,生死擂也划分有很多档次的,一方面是为了划定出不同的防护罩级别,虚丹较量,只需要很低层次的防护罩就足以隔绝能量的外泄,而实丹金丹,那就需要高规格的防护条件了,否则战斗双方的交战余威轻易就能波及周围数里范围,破坏天门环境都不说了,那对观战者可是很大的冲击和危险。

        (今年的LPL是真的猛,强的一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