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海商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咆哮的王子

第五百五十二章 咆哮的王子

        “那个混蛋,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于都王子骑马回到迭木儿花的大帐后,先是一脚把一个护卫踢倒,然后凶神一般闯进去,见什么踢什么,见什么砸什么。一会的功夫,大帐里的桌子椅子茶盏茶盘都碎了一地,迭木儿花的中军大帐杯盘狼藉,成了垃圾堆。

        迭木儿花皱眉苦笑,他不是心疼这点东西,可是王子如此失态未免有失身份,让手下人看了不好。

        紧跟在于都王子身边的是侍卫还有管家,都小心翼翼地,唯恐一个不好,这小魔王的拳脚就招呼到自己身上。

        “迭木儿花,马上发兵进攻,我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于都转身指着迭木儿花吼道。

        “这个……王子殿下,这个得从长计议。”迭木儿花敷衍道。

        “什么从长计议从短计议的,我不管,马上给我发兵进攻,一刻都不要等。”

        “这个恐怕不行。”迭木儿花苦笑道。

        “什么?你敢说不行?你敢不服从我的命令?”于都王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今天尽出怪事。

        “王子殿下,我不是不服从你的命令,而是我必须先服从可汗的命令,你要让我进攻也行,拿可汗的手谕来,我马上进攻。”迭木儿花软顶了一句,他对这位王子的二世祖的脾气也是受够了。

        “你……”

        听到可汗两个字,于都王子不得不冷静下来。他这才想起来,在出兵这样的大事上,自己的确没权利指挥万夫长。

        瓦剌、兀良哈可汗手下各有四个万夫长,都是直接由可汗指挥,除可汗外,任何人都无权调遣。他们是这两族可汗权力的基石,若是下面的王子都能指挥,那不早就造反篡位了。

        “好,我马上给父可汗发信,这口气我非出不可!”于都王子大声嚷道。

        “殿下,这点小事还不值得麻烦可汗吧?”于都的管家上前小心翼翼道。

        他的意思是暗指这件事于都王子做的失当,万一可汗知道了,很可能不会为儿子出气。可以想见的结果是直接把他调回去臭骂一通。

        侮辱大明的使节,这种事就是可汗也不可能做出来。除非真的已经撕破了脸皮,不想和大明再有任何外交关系。

        这件事说起来于都王子也是冤,那个司仪为了照顾这两族的脸面,特地穿了蒙古服装,再加上他的确就是蒙古族。于都误以为他是自己带去的某个族的小官员,这种小官员于都王子叫一声奴才,那算是给他面子了,他哪里知道这是大明使节啊。

        可是况且不是这样看的,这位司仪在朝廷里也就是九品官,低的不能再低了,可是品级再低也是正经八百的朝廷命官,若是被人骂做奴才,这不是在骂大明朝廷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绝对要还击,而且要猛烈还击。

        况且没有下令动手,已经给了于都足够的面子,也是不想跟兀良哈闹的太僵。如果换做是迭木儿花这样做,况且二话不说,就会带人冲上去直接拿下,不惜开战。

        “滚,老东西,你也配教训我。”

        于都怒极,挥手给了老管家一个耳光,打的这位老管家在原地转了三个圈儿。

        “王子殿下,你再这样,我真的只好向可汗禀报这里的一切,然后由可汗裁断。”迭木儿花也有些恼怒了,怼了于都一句。

        于都王子在族中并没有什么实权,地位也不算很高,可汗预定的继承人乃是他的长子。于都是可汗最小的儿子,受了过多的宠爱,被宠坏了。

        于都王子听得出迭木儿花话中威胁的意思,却全然不在意,他不相信最疼爱他的父可汗会不为自己撑腰,会不为自己出这口恶气。

        “你尽管禀报父可汗好了,请父可汗发大军为我雪耻。”

        “好的。”迭木儿花转身走了出去。

        这座中军大帐他也不要了,走向手下一个大将的帐篷里,准备给可汗写报告。

        于都王子看着脚下四周的一堆碎片,也没法在这儿待了,跟着转身走出去,回到自己的营帐里。

        他看着况且的营盘,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不过再生气,他也没蠢到带着自己的一千人马去跟况且死拼。他知道况且手下有一万精兵,而且一战就生擒了一窝蜂的全部人马,他这一千人马再精锐,也不可能比一窝蜂的人强多少。

        “汉族小狗,你给我等着,不杀你我誓不为人!”于都王子在帐篷里狂妄叫嚣着。

        况且的大帐里却是一片祥和,飘逸着莺莺燕燕的气息。

        “钦差殿下,于都那个小子就是骄横惯了,并没有什么坏心思,这次只是无心之过,您就原谅他这一次吧。”玉公主娇笑道。

        “正因为他是无心之过,我才放他回去,不然他哪里有命回去,就算他是王子,也是一样,我们汉人有一句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况且淡淡道。

        “哦,你们汉人的法律这么严格啊,可是你们汉人的法管不到于都啊。”玉公主笑道。

        “大明法律是管不到他头上,可是他敢侮辱我们朝廷命官,这可是各族之间交往的大忌,如果我骂你们的官员是奴才,你们能接受吗?”况且冷笑道。

        这件事,挑起事端的就是这位玉公主,于都王子分明是受了她的挑唆才做下错事。她却不以为然,居然还有脸为于都王子求情,对她的态度,况且也是无语

        不过,况且现在没法追究玉公主的责任,毕竟枪是于都放的,也就只能追究放枪的人。

        玉公主和那些侍女都讪讪的,况且说的是正理,她们手下的奴才自己可以骂,但是别人骂就是不行。更不用说外族的人了。

        “不论是国家之间,各族之间,都要奉行一个道理,那就是相互尊重,如果连这一条都做不到,那就也不用有任何交往了,公主认为我说的在理吗?”

        “对,钦差殿下说的再对没有了。王妃殿下,您怎么一直不说话啊?”玉公主见左羚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就笑着问道。

        “公主见谅,我们汉人有个习俗,女人不参与政治。”左羚吟吟笑道。

        “哦,我听说你们有这条规矩,不过王妃殿下不也做生意吗?不知我们之间可否商谈下生意合作的事?买卖与政治无关吧。”

        左羚一怔,没想到玉公主也知道她和三娘子合作的事。

        不过这也不奇怪,两人合作经商不是什么秘密,也没想着要保密,所以知道的人很多,自然会传到瓦剌的人的耳朵里。

        如果玉公主跟三娘子的关系不是如此的水火不容,左羚真还愿意跟她谈谈合作的事,但是现在根本行不通,赚钱有赚钱的规矩和门道,所谓不能见利忘义。

        “买卖上的事也是他做主,我不过是应个名罢了。”左羚巧妙一转,又转到况且身上了。

        “钦差殿下,咱们能不能合作啊?”玉公主心里的火更加热起来,如果能跟况且达成合作关系,来往自然就多了起来,机会岂不是更多了。

        “这个恐怕不行,我们在塞外已经确定了合作伙伴,对方是三娘子公主殿下。做生意首先是讲信誉,我在塞外没法再跟别人做买卖了。”况且笑道。

        “为嘛,做生意不是越多越好的吗?”玉公主蹬着一双美目问道。

        “我们管这种合作关系叫做独家代理权,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位,这位独家代理负责我们跟塞外的一切买卖。你们如果想要跟我们做生意,只能跟这位代理去合作,在她那里取得一定的份额。”况且笑道。

        他也知道玉公主的真正用意,瓦剌族跟内地的生意一直在做,都是跟那几家权贵家族合作,本来况且也想拆那几家权贵家族的台。

        但是,此情此景已经明明白白,他跟玉公主绝对不能合作,若不然就会得罪三娘子还有小王子,那才叫得不偿失。

        玉公主的脸色登时难看起来,让她去跟三娘子低头要求什么做生意的份额,无疑是自己打自己的脸,那是坚决不可能的事情。其实她也不在意生意不生意,她根本没有三娘子那种为自己的部落和族人操心的想法。

        “那就没法谈了,不过我听说钦差殿下想要买马匹,我可以卖给你,而且不要求铁器的交易。”玉公主坚忍不拔地说道。

        “是军马?”况且还是没压得住自己,不由惊道。

        “当然是军马,我们都知道钦差殿下喜欢用军马拉货。”玉公主嘲讽道。

        说到军马况且还是动心了。这可是他最想买的东西,仅次于草药这一项,其他兽皮、羊毛等都是可买可不买的。

        “那就要看钦差殿下有多少诚意了。”玉公主放出鱼饵。

        “诚意?这个如何讲?你说说看。”况且有些发懵。

        “如果钦差殿下愿意接受我族的王爵,那军马的事就一切都好说,五千匹,一万匹,都是一句话的事。”玉公主道。

        “贵族的王爵?这个能随便赠与吗?”况且倒是奇怪起来。

        接受一个赠与的王爵跟被瓦剌招赘这是两个概念。

        当初小王子跟他谈起赠与王爵的事情,表示想请求俺答王授予况且一个王爵的荣誉称号。况且当时就产生了一个想法,让朝廷赠与小王子一个锦衣卫指挥使的荣誉职位,以此相对应,也算是变相的结盟。

        按况且的意思,这种荣誉称号,就跟后世外交关系中赠与来宾一个荣誉居民什么的差不多,并不是实际上给了对方什么。

        况且听到玉公主的话,分辨不清玉公主说的接受他们的王爵,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是荣誉爵位,况且当然可以接受,虽说有些不情愿,但为了能买到一万匹军马,他也就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