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梦幻天朝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后果

第三百七十二章 后果

        只是,如何确定真假?刘盘也没有百分之百有效的办法。他只能根据情况进行判断,然而这样的判断是根据对方的情报来的。这本来也没错,可因为这时代消息传递的缓慢性使得刘盘这边的反应变得有些慢了。

        这样的缓慢原本对于这个时代的军队来说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终究刘盘这边是守城的,而这个时代城池,因为缺乏强大而有效的攻击手段,而显得难以攻破。除非用计策抢先夺占城池,否则想攻克一座县城没有数天的功夫终究是不可行的。

        这还是针对防御能力不怎么样的城池来说,对于穰县这样的城池,刘盘很有自信的认为至少还能坚持十天以上,即使对方手里有大炮那样的玩意。

        “他们的火炮投射出来的弹丸,威力至少是一般霹雳车的两倍以上……可就是这样的威力,他们也没有办法短时间拿下穰县。因为穰县是十分坚固的……”刘盘这样想道。他十分笃信这一点,因为他父亲刘弘也是这么说的。

        “那么就再等等吧。”刘盘想着,展开了救援的准备工作。只是和上一次的匆匆忙忙不同,这一次的他准备的很是仔细,一项一项他都力求完美,只是完美之下,自然是时间的消耗了。

        刘盘以为这样就能看破桓温的计策,却不想他这样的毫无作为正是桓温所希望看到的。

        夜已深了,悠悠的江风轻轻的吹着,送来了属于秋的寒意。秋意寒,却是好睡的时节,尤其在今日苦战一场之后,穰县的守军已然疲惫不堪累极了——倒不是他们闹累困顿,而是他们头疼脑晕,面对城下不断打上来一发发火炮铁蛋,他们心弦都紧崩着,到了现在天黑休战之刻,他们一下子放松下来,呼呼就睡着了。

        这也是这些天来,桓温一直都没有连夜攻城的缘故。

        因为没有做过,所以穰县得人就认为桓温是做不到的。这也正好随了桓温的心思。事实上,他一直以来如此施为,希望的就是穰县的人能够好好的睡上一觉,进而没有心思管他晚上究竟做些什么。

        虽然就一般而言,人是很难在夜晚里看清十里之外的动静,而且桓温手下的这些人经过了刻苦的训练,做起事情来动静不大,似乎也不应该被那么容易发现,但桓温到底还是谨慎的人,他知道这事关系到自己的主公,自然是不敢有任何怠慢的。

        对于主公,他自然是小心再小心。

        而这一切,到眼下来看,似乎都进行的很顺利。

        穰县,就在湍水的东边。因为地处下游,这里的水面还是十分宽阔的。充沛的水量让千石体积的船只能够航行于河面之上,这给李珏船队的航行带来便利。

        在五六天的日夜兼程之下,李珏来到这里,并在桓温的接应之下上了岸,入住桓温的军营之中。

        此时,桓温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明天就可以发动进攻了?”在桓温的中军帐内,李珏高座堂上开口询问坐在自己右手边之下的桓温。

        “是的!”桓温轻轻的点了点头,“明天我希望能够借用主公您的火炮给对方来一个狠的,让他们知道我们并不是拿他们的城墙没办法!这年头,口径才是力量啊。”一开始桓温说得还是正经,可到了后面却隐约有些脱线了。

        不过,他说的倒也没错,口径就是威力,口径就是力量,无论现在还是以后,只要火药的威能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处于同一批次水准之中,口径大的火炮,比口径小的火炮就是更加具有威力。

        “这自然是没问题的。不过攻城之外的事情……”李珏在答应之余稍稍的犹豫了一下:“新野那边的刘盘肯定不会来吗?”

        “他已经被我的虚实之策吓住了。就算要来,也得到五六天之后,到那时,我们早就在穰县城中高坐了。”桓温对自家的军力很有信心。

        “五六天么?”听桓温如此说,李珏也不例外,只是想到自己在顺阳遭遇到的事情,他还是出言提醒了一句:“那么战场遮断的事情你处理好了吗?我可不想再遇上敌人突然杀出的情况。”

        “放心!”对于李珏的提醒桓温只是淡淡的一笑朝李珏拱了拱手:“请主公相信我的安排。”

        “好吧!那一切都交给你了。”桓温既然如此自信,那李珏便选择相信于他。

        毕竟这也是十分应当的事情。

        作为君主如果不相信自己的臣子,那要臣子还有什么用呢。

        信任本就是互相的。

        李珏决定相信桓温,他自然将自己手中的一切都交给桓温去处理。

        当下,桓温传令聚将升帐,将军中大小将佐都召集起来,商讨作战方案。

        说是商讨,其实也就是宣布而已。这场战斗究竟要怎么打,桓温早已心中有数了。

        当着众人的面,桓温将手头的任务一件件的安排下去,只留下李珏一人,这让李珏多少有些奇怪。

        “元子,你安排众人,为何独独落下了我?”李珏不解的询问桓温。

        “主公,我不是落下了您。而是您将要承担这一战中最为艰苦,最为重要的任务,这甚至有可能置主公您于险地的,我真不知道该不该和主公您说。”桓温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犹豫。

        “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李珏淡淡一笑,从容的摊开手来:“现在你是全军的掌控者,我也只是你麾下的一员小兵而已。请你下达命令吧!”

        “我想请主公率领先登之士冲击城墙。如此,我们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拿下城池。”桓温很是认真的说道。既然选择说出来,那他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什么?”听桓温这么安排李珏,站内的众人皆十分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先登?这说的好听,其实就是敢死队的活计。他们必须冲在队伍的最前方,凭借着自己的武勇为后续的军士开路。他们是立功最大的人,但同时也是伤亡最大的人。

        都说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可桓温现在却是要让李珏这位主公去执行这样的任务,这简直就有点“谋杀”的味道——众人都感受到了这一点。

        所以,在桓温的话语刚一落下的当口,马宁就腾得站了起来:“元子,你是想害了主公吗?”他直白的指责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