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仙武都市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城堡的秘密
项云喝了一口咖啡,平静而淡定的说:“不要钱,我并不缺钱,如果可以把故事改变成一场出色的奥术戏剧,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报酬,而作为奥术戏剧的创造,路易斯先生赋予了它新的生命。”

从这句我不缺钱。

路易斯就可以看出。

项云一伙果然不是普通人。

普通人怎么可能从大老远的华夏跑到西方来游历?

亏自己居然还想将之前那两位女子拉入剧团做演员,并且在刚才动了将项云也拉入剧团做编剧的想法,这实在是太愚蠢了!

路易斯有些为难:“用你们华夏人说法,无功不受禄,这个故事太珍贵……”

项云这个时候再次开口:“既然这样,路易斯先生,我和我的同伴,有一个小小请求,如果路易斯先生能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

路易斯惊讶的问:“是什么?”

项云说:“你知道的,我们来自遥远的华夏,可是自从踏上这块土地,还从来没有与帝国贵族接触交流的机会,我听说高贵的子爵大人准备宴请红玫瑰剧团,希望路易斯先生能为我们引荐一下。”

路易斯略加思忖。

他觉得项云几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他能创作出这样的故事,本身的底蕴也不弱,是上层社会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如果非要见一位子爵,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他之所以会这样说,恐怕也是想给自己一个台阶。

路易斯说:“这件事不难,我们待会儿就要出发前往子爵城堡,三位可以跟随我们剧组一起进入其中,到时候我会向子爵大人隆重介绍三位。”

项云点头:“那就麻烦路易斯老爷子了。”

几个小时以后。

项云、虞子璇、独孤月跟着路易斯的剧团,走进了白石子爵高大的领主城堡之中,当项云几人走进城堡的一刹那,立刻就感觉到,这个城堡之中,似乎游历缠绕着一股阴暗又邪恶的气息。

果然。

这个地方是有问题的!

项云几人不动声色,他们之所以会选择混在剧团进入,就是想更好的了解城堡里的情况,否则如果只是简单的侦查,项云动用神瞳直接从外界,就可以吧城堡里的基本情况看得八九不离十。

一身天鹅绒礼服的白石子爵布兰登-维布伦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用一种非常热情却不失贵族礼仪的态度,迎接了这支知名的剧团成员,并且邀请他们前往餐厅用餐。

路易斯适时向子爵介绍了项云三人。

布兰登子爵十分惊讶:“三位竟然来自遥远又神秘的华夏?在我的领地里,上一次出现华夏人,那还是多年以前的事情。”

白石领只是一个小领地。

交通比较闭塞,虽然有魔导列车,但只通往一个目的地,就是更上一级的城市,其他地方的人想来到这里,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帝国活动的华夏人本来就少。

何况现在一下子出现了三位呢?

这也难怪布兰登子爵会表现的这么吃惊。

项云也礼貌性的与布兰登子爵交流几句,在这个过程中,项云反复打量子爵,而根据项云的观察发现,子爵的精神波动始终处于一个死水无波、毫无起伏的状态。

这是很诡异的。

活人的精神波动怎么可能毫无起伏?

如果毫无起伏,只有可能是死人,就好像心跳一样,活人的心跳肯定是会有起伏的,当心跳变成一条直线,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会出现变化时,说明这个人多半已经死了。

当然。

这个世界。

让心脏停止跳动的方式还是有很多的。

但想让精神长时间保持完全无波的情况却不可能做到。

哪怕是在睡觉,哪怕是在梦里,精神力与情感也会出现波动,如果完全没有情感的波动,也就等于失去对外界的认知能力。

可是布兰登的语言交流、乃至脸色表情、以及每一个眼神,都看不出任何异常,却偏偏没有一丁点情感与精神的起伏,这位子爵大人果然很有问题啊!

项云这个过程中发动天书元魂。

他对布兰登进行一番仔细的检查。

从天书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颇有一种耐人寻味的感觉。

天书里显示,布兰登确实已经死了,但他同时又还活着,他处于一种已死未死,既活着又没有活着的状态。

有意思。

某种奥术的能力么?

项云从天书里已经查看到足够多的信息。

他接下来与红玫瑰剧团的人一起享用晚餐。

晚餐期间,美丽的子爵夫人也出席了,但是这对夫妻并没有儿女,以他们的年龄,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这并不影响晚宴氛围。

布兰登不仅是一位口碑极佳的领主,同时也是一位博学多识、风趣而又幽默的绅士,他与路易斯详细探讨了各种致命奥术戏剧,并且发表了自己对这些戏剧的看法。

他正常用餐。

他正常喝葡萄酒。

他能说能笑,并毫不伪装。

无论是任何一个人,在面对布兰登子爵时,都会感觉到他就是一个正常的活人,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

可如果知道真相。

想必会被惊出一声冷汗。

布兰登一言一行,无论是微笑还是感兴趣的表情,又或者是得体的表达,都是没有精神情感作为支撑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

布兰登就是一个人工智能。

而哪怕是华夏墨家修士使用的智能终端,也是具有一定精神力的,而布兰登连一丁点精神都没有,这就好比他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笑容,全部都是类似程序般的设定。

在他的体内。

似乎运行着一套极复杂的智能程序。

正是这套程序发挥作用不断运算,才让他做出种种符合身份以及逻辑的事情,而这一切都与布兰登本人的意志以及思想毫无关系。

“我去上一下厕所。”

项云找了个理由,退出热闹的餐厅。

虞子璇以及独孤月知道,这家伙肯定是要去调查,不过她俩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很明显。

整个城堡之中。

没有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存在。

这些麻烦的事情,就交给他去做吧。

虽然子爵城堡问题多多,但是他们的食物还真不错,最起码帝国的饮食文化比孔雀国好多了。

项云当然没有前往厕所。

他离开餐厅以后就施展一个简单的道家隐身遁术。

城堡里防御还是比较森严的,光卫兵就有一百多个,但是以这些人的修为,想要发现项云可不容易。

项云欣赏着走廊上的油画。

大摇大摆的在子爵城堡里闲逛。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微微一凝,似乎发现了什么,两只眼睛向一个方向看去。

不久之后。

项云顺利潜入到了城堡地下室。

当打开一个地窖的时候,立刻看到了堪称恐怖的一幕。

这个地方足足堆着数百具以上的人类尸体,他们死亡时间各有不同,短的可能才死三五天,长的可能已经多年,

每一具尸体都被抽干水分像是干尸。

毫无疑问,这些就是之前看到的奴隶,子爵领不断从外地买进奴隶,可最终这些奴隶都消失了,而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消失,只是被某种邪恶的仪式,抽走了灵魂以及生命力。

类似手段。

项云也见过不少了。

邪神也好,梦魔魏休也好。

他们为获得力量或者复活都使用类似手段。

只是不知道,在这个城堡里,究竟发生了什么!